mg擺脫大獎截圖/秋天裏的星空

南方長大的mg擺脫大獎截圖,若想見見純潔白白的雪,只能賄賂媒介一下!

兒時的今日,母親正教我那些眨巴著眼的星星的名字“那一顆笑著的是天狼星、那一顆是北極星、那一群是北鬥七星、那一個是……”去年的今日,是我和母親在一起重溫那似曾相識的回憶,而今年的今日,是我在宿舍裏孤獨的仰望浩瀚的星空。

屋頂上的冬天,草依然是那麽綠,樹葉還是穿著綠色的衣服。舍不得花錢買點胭脂來打扮,或者買其它的時尚化妝品!很樸素很樸素,給人一種自然的美,毫不造作!眺望遠處的天空,看它與地平線合二爲一!好像天上的雲朵、星星撮手可及!地面上的行人小了,可來去的步伐匆匆不變!馬路上的車輛與時間賽跑,如田徑選手較量似的,看看誰是這片天空的王者!漸漸的,視線越來越模糊,就算戴上我的四百度火眼金星,依然無能爲力!原來,是霧悄然登門拜訪。街燈漸漸亮了起來,沿著彎彎曲曲的街道,如同小河一般,彙成一片燈的海洋!

屋頂上的冬天,沒有什麽特別之處。只是發覺今年特別的寒冷,害我得跑去買過冬的衣服!回到自己的房間,四面空空蕩蕩,好像一所牢房,而我,就是孤獨的囚客!我好想飛,飛出這無奈的牢,可怎麽飛也飛不出去!還有四個月就到六月份啦,那時不知道今年夏天屬于我的那朵花是否會開得很燦爛?會不會還是霧裏花,水中月!還是根本沒有一朵在夏天開的花是屬于我?我好生恐懼,真的!有人說我不再自信,不再雄心壯志!反而在憔悴、憂郁,深沉的臉中看到些許成熟?也許吧,人,總得學會自己慢慢長大!

十月的星空廣闊無垠,星星就像調皮的孩子一樣眨著亮晶晶的眼睛好奇的看著人們,當我站在宿舍的陽台上望著那一個個似曾相識的但又叫不上名來的孩子時是那麽興奮,又是一年的十月的星空啊!

十月份的風早沒有了春姑娘的溫柔,夏姑娘的妩媚,取而代之的是幹脆和蕭瑟,我站在陽台上任風抽打著我的臉龐,任星空收斂光芒。此時此刻,逐漸衰老的母親一定躺在被窩裏期待著兒子明天的到來……冷不丁的吹來一陣風,打了一個寒顫,我又記起了上一次放假母親聽說我找不到回來的車竟哭了,想想母親是怎樣的心情啊!一陣陣風如同一個個巴掌拍在我臉上,那麽大了還讓母親擔心,我又何時擔心過母親?

我來北中已經一個多月了,自己獨立生活的習慣也已經養成,記得剛來的時候母親竟整天整天的等我的電話,而我卻以人多推辭,原因是不想在別人面前顯示我的懦弱。星空暗淡爲我羞愧,我該做什麽?

肚子有點耐不住寂寞,在裏頭大喊大叫,才發覺,原來又過了一天!而自己,卻連今天的早餐都沒吃!只能不自住地露出嘴角的笑,嘲下自己!嘲下自己!然後聳聳肩,點點頭,無奈地面對這不是事實的事實!整整衣物,走下樓去,好讓長輩唠叨下!然後早餐、午餐和晚飯一起通吃!這樣子的日子就是冬天特有的麽?mg擺脫大獎截圖無言!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