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全國咨詢熱線:
027-88706591
成功案例 case
“中國式家暴”比例高達25% 情感關系成維權障礙
來源:武漢忠信商務咨詢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3-09-12 閱讀量:
  武漢忠信報道:家暴之下,她們無處可逃。
  根據聯合國的數字,在世界範圍內,平均每三名女性當中就有一人曾遭到配偶或伴侶的暴力虐待。而在中國,2011年,全國婦聯和國家統計局進行的第三次全國婦女地位調查顯示,每四位婦女中有一人在整個情感生活中曾遭受過侮辱、謾罵、毆打、限制人身自由、經濟控制、強迫性生活等不同形式的配偶暴力,比例高達24.7%。
  目前,中國還沒有一部《反家庭暴力法》,家暴還是大多數人不願意面對的話題。各種“中國式觀念”,更助長了家暴行爲的發生,並讓家暴受害者們的處境愈發艱難。
  “因爲你們是夫妻關系,說不清的”
  小義今年31歲,家在北京,曾在英國留學7年,研究生畢業後回到北京,2008年,她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和她一樣有著高學曆和國外經曆的前夫,他們很快相戀並結婚。
  兩人結婚後要去三亞度蜜月,臨走前一天,前夫第一次打了她,從酒店的二層一直打到一層,“拽著頭發打到樓下”。前夫打她的原因令人難以理解:睡覺的時候小義的腳踹了他一下。
  三年的情感中動過多少次手,小義已經數不清了,光是司法證明的驗傷記錄就有四份,兩人情感的最後一年,前夫的毆打愈發狠毒,用小義的話說,“基本上一定是打到見血爲止,而且都是抱頭部打”。
  受過國外高等教育的小義則和很多家暴受害者不同,在第一次被打之後,她就果斷地選擇報警。但警方趕到後的處置讓她很吃驚——— 她和前夫都被拘留。當時警方的解釋是因爲小義還手了,所以事件被定性爲互毆,也就是雙方都有責任。小義的第一次報警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前夫也從沒有向她道歉,她這才發現,前夫從心底裏認爲女人被打是天經地義的,這是小義不可能接受的。
  小義受到的最嚴重傷害是上颚骨突骨折。造成這一次受傷的毆打發生後,小義也是向警方報案求助,她還記得到派出所的時候,她的臉已經全部腫了起來,接待的民警讓她先去指定的地方驗傷。小義說:“錄完筆錄之後調解,當時我問警官,如果我們兩個人是路人的話,打到這麽嚴重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先去就醫?民警給我的答複讓我挺寒心:‘如果你今天想離開這裏的話,那你只能是簽這個調解書。因爲你們是夫妻關系,說不清的,要拘只能一起拘。’”
  情感關系成了維權的障礙
  每次被打後,小義都想到了離婚,但她生長在一個傳統的家庭,在她的長輩眼裏,離婚是一個不被理解的決定,而在內心深處,小義仍對前夫抱有一絲的幻想。希望自己的包容和忍讓可以改變前夫。
  然而,小義的每一次報警並沒有使前夫有任何悔改,反而使暴力一次次升級。最絕望的時候,她甚至試圖用吞藥自殺來挽回自己的情感,但還是對現實沒有任何改變。她漸漸發現,前夫的內心也有很多的痛苦壓抑著,因爲他本身就生長在一個家暴的家庭裏,也是一名受害者。有一年的大年初三,小義目睹了公公毆打婆婆,但前夫卻特別平靜地躺在床上。
  此時,她才意識到,這個家庭的扭曲觀念,造成了她前夫心理上的陰影和生活中的習慣。
  2011年,小義與前夫離婚,並在一個月後將他告上法庭。她堅定地選擇淨身出戶,去爭取她應有的、基本的權利。
  小義說,她應該是這類家暴訴訟中證據比較充分的一例,每次報警都保留了驗傷報告和警方的回執等材料,但在訴訟中也碰到了取證的困難。因爲涉及到刑事案件,所有的備錄都在司法部門,而且涉及到三個地區,取證過程非常艱難。而且,因爲她遭遇的是長期毆打行爲,要以家庭虐待罪起訴也很難。
  2012年,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對小義的案件作出判決,認定小義的前夫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拘役兩個月,緩刑兩個月。如今,她還在繼續民事訴訟,要求經濟賠償。2年多的訴訟下來,小義已經身心俱疲,還患上了抑郁症,現在只能靠藥物治療。 
  拿不出證明進不了庇護所
  迄今爲止,中國有關家庭暴力的權威統計出自2006年由全國婦聯發布的婦女綠皮書,稱中國2.7億家庭中,有三分之一存在不同程度的暴力現象,施暴者九成爲男性。
  馮媛是反家庭暴力網絡的主要成員,長期從事婦女權益工作。她認爲實際的情況要比數據嚴重得多。多數人其實對家暴存在誤解,而一線的派出所民警,如果在最早接觸到家暴當事人的時候處理不當,則很可能助長暴力的升級。
  中國目前可承擔家庭暴力救助的機構包括婦聯、地方居委會和公安機關,另外,全國各地已有100多家家暴庇護機構運營,卻是長期處在被閑置的狀況。進婦女庇護所有很多門檻,要有關單位的介紹或有關機構的證明。此外,很多家庭暴力發生在節假日、深更半夜,這個時候很多單位不上班。馮媛介紹,她認識的一位上海女性淩晨3點多到達婦女庇護所,但因爲拿不出相關證明,根本住不進去。
  2008年開始,全國多家法院開始試點人身保護令,即人身安全保護裁定。這成爲目前保護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親屬人身安全,最有效的法律手段。而在2012年,全國人大常委會也將《反家庭暴力法》納入立法工作計劃,並著手開展《反家庭暴力法》的立法調研和立項論證工作。我們期待,一部完善的《反家庭暴力法》可以盡快出台。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80後90後婚戀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