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全國咨詢熱線:
027-88706591
成功案例 case
老年人法律維權典型案例
來源:武漢忠信商務調查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6-07-19 閱讀量:
子女贍養
    1.案例:小時候父母將李小姐送人,由他人撫養長大。在李小姐親生父母年老後,李小姐主動回到他們身邊進行照顧,住院治療的錢都是由李小姐支付,並且在兩位老人去世後出錢進行安葬。兩位老人身後留下一處房産,一直由李小姐親妹妹住著,李小姐與其協商處理父母遺産問題,其說李小姐是別人的養女就沒有對親生父母遺産的繼承權了。李小姐真的沒有繼承權了嗎?
律師分析:李小姐由他人撫養長大,與親生父母權利義務關系消除,不具有法定繼承權人資格。但是她對親生父母生前贍養較多,身後又妥善安葬,依法可恰當分得親生父母的遺産。在此說明一下,作爲養子女,對養父母是享有法定繼承權的,由親生父母處分得遺産,不影響該繼承權的享有。如果親生父母想把財産全部留給自己送養他人的子女,應通過立遺囑方式進行處理。
    2.案例:小王母親早年去世,父親老王將其兄妹四人撫養長大,其大哥2000年去世,有一個已成年的兒子王某,父親老王有沒有權利要求孫子王某承擔贍養義務、支付贍養費?
律師分析:子女贍養扶助父母是其應盡的法定義務,而面對祖父母和外祖父母而言,孫子女和外孫子女則並非理所當然地就是法定的贍養義務人,只是在極特殊的情況下,子女無法履行應盡的贍養義務如子女死亡或者子女沒有贍養能力時,有負擔能力的孫子女、外孫子女對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有贍養的義務。前面提到的“子女死亡”是指所有的子女都屬于這種情況,換言之,只要子女中還有人具備贍養能力,孫子女、外孫子女就無需承擔贍養義務。
房産贈與
    1.案例:張某2003年結婚,2004年在市南區買了一套房子,當時因爲錢不夠,就向自己的父母借了15萬元。現在張某准備離婚,是否應先將那15萬元從房價中扣除還給自己的父母,然後夫妻再平分房産?
    律師分析:該房屋因是在張某婚後購買的,依法屬于張某夫妻的共同財産。張某向父母借的15萬元借款則屬于夫妻共同債務,但是張某必須有充分的證據來加以證明,這是該類案子的關鍵所在。在訴訟離婚中,首先要看張某向父母借款買房的事實張妻是否認可,比如有書面借條的,該借條應當有張妻的簽字,否則就必須用其他的證據來充分證明這筆借款的存在和用途,如此才能被認定爲夫妻的共同債務,否則張某將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後果。一旦確定該債務的合法性和真實性,在離婚財産分割時就將先從張某夫妻共同財産中償還父母的借款,然後再就剩余財産進行分割。
    2.案例:隋某與張某結婚前,和父親共同出資買下一處房産,産權人爲隋某父子。隋某和張某結婚後就在産權證上添加了張某的名字,隋某和張某各占四分之一,隋父占二分之一。現在隋某和張某要離婚,張某提出要分割房産,她的要求是否合理,畢竟買房時她沒有出資。
   律師分析:産權證申請增加張某爲房屋産權共有人並辦理了登記手續,張某就對該房産享有權利;張某雖沒有出資,該房産份額的四分之一是應視作隋某父子對她的贈與。現在張某可以要求分割房産。
再婚配偶婚前財産不屬共同財産
    案例:1998年,45歲的楊阿姨帶著自己兩個年少的孩子和58歲的老李再婚了。去年2月,身體一向健康的老李突然得了癌症,三個月後就撒手人寰了。
老李的後事處理完畢後,他的五個兒女和楊阿姨聚在了一起。老李的子女認爲,該房是自己親生母親在世時和父親一同購買的,與楊阿姨無關。如果楊阿姨要繼續住在這裏,可以掏錢買下來。楊阿姨則認爲自己和老李是合法夫妻,自己至少應該有一半的房産,而且自己的兩個兒子作爲老李的繼子,也有權分得遺産。那麽,這個房子到底該如何分配呢?
    律師分析:我國《繼承法》規定,遺産按照下列順序繼承:“第一順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順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繼承開始後,由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第二順序繼承人不繼承。在老李的前妻去世後,他前妻所擁有的那一半房屋由老李和他的5個子女共同繼承,另一半房産則屬于老李的個人財産。
由于該房屋屬于老李的份額是其在再婚前已經取得的財産,按照《婚姻法》的規定屬于其婚前個人財産,而非他與楊阿姨的共同財産。因此老李死後,楊阿姨只能和老李的5個親生子女和兩個繼子女共8人一起作爲第一順序繼承人,共同分割屬于老李的那份遺産。
同居關系不受法律保護
    案例:老黃由于老伴去世多年,于是在5年前請了同樣喪偶的李阿姨做保姆。時間長了,老黃和李阿姨相互感覺也很不錯,可要結爲夫妻,兩人卻又顧慮重重。
今年年初,老黃帶著李阿姨去外地旅遊時發生交通事故,經搶救無效在醫院死亡。交通事故的責任方同意賠償12萬元。這時,老黃的兒子匆匆趕來辦理手續,並且要求李阿姨返還收到的賠償款。而李阿姨卻認爲,自己照顧了老黃這麽多年,老黃的賠償金應該屬于自己的。那麽,作爲非配偶身份的同居者,李阿姨應該得到這筆錢嗎?
    律師分析:我國《婚姻法》規定,在1994年2月1日後,男女雙方已經符合結婚實質要件,未補辦結婚登記的,按同居關系處理。所以,老黃和李阿姨的關系屬于同居關系而非婚姻關系。同居關系是不受法律保護的。同居期間的財産問題由當事人雙方協商處理,原則上雙方的財産各自歸各自,不發生法律上的共有關系。因此李阿姨應該返還賠償款,此賠償款應作爲老黃的遺産由兒女進行繼承。
繼承糾紛重在確定遺産
    案例:王大爺老兩口有兩個兒子,2000年大兒子遇車禍身亡。王大爺也于2005年病故,留有房屋兩套,存款10萬元。王大爺過世後老伴隨兒媳生活。兩套房屋,一套暫由次子居住,另一套用于出租。2006年11月,小兒子私自將出租的房屋出售,並辦理了過戶手續。同年底,又將其居住的房屋過戶到自己名下。知道此事後,王大娘要求小兒子返還其居住的房屋及賣房所得款,遭拒。王大娘只得訴至法院。 
    律師分析:首先,根據《婚姻法》的規定,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産,歸夫妻共同所有。應當先將共同所有的財産的一半分出來爲配偶所有,其余的爲被繼承人的遺産。因此王大爺的遺産就只有一套房屋及6萬元存款。
其次,確定繼承人,無遺囑就按法定繼承來處理。配偶、子女、父母是第一順序的繼承人。根據《繼承法》規定:“被繼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繼承人死亡的,由被繼承人的子女的晚輩直系血親代位繼承。”也就是說,長子先于王大爺死亡,王大爺的孫子女可以取得代位繼承權,繼承他們父親有權繼承的份額。那麽現在繼承人就應該是王大娘、小兒子和大兒子的孩子三人。王大娘可以要求次子返還屬于自己那份賣房所得款。
訂立遺囑別侵害了弱者權益
    案例:鄭某與丈夫劉某育有一女,又于早年收養一兩歲男孩郭某。因丈夫早逝,鄭某一人含辛茹苦將一雙兒女撫養成人。在一次朋友聚會上,郭某無意中得知自己的身世,對養母的態度從此一落千丈。今年1月底,郭某在與其子外出置辦年貨時,不小心滑入路邊深溝,被送往醫院。在住院治療期間,郭某立下遺囑一份,將個人全部財産(3間房屋、5萬元存款)歸其子繼承。後其因醫治無效于10日後死亡。
今年3月底,已86歲高齡的鄭某委托律師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重新分割遺産。法院經審理認爲,郭某生前所立遺囑雖然合法有效,但原告與郭某系養母子關系,實際上多年來一直依靠郭某贍養。郭某死亡後,老人已沒有生活來源,且年近九旬,喪失了勞動能力,根據我國《繼承法》等有關法律規定,遺囑繼承應當對沒有勞動能力又缺乏生活來源的繼承人保留必要的份額,剩余遺産按遺囑繼承。據此,法院判決被告郭某之子返還鄭某遺産2萬元、房屋1間。
    律師分析:我國法律在賦予公民用遺囑處分自己財産權利的同時,也對公民行使這種處分權作了必要的限制。我國《繼承法》規定:“遺囑應當對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繼承人保留必要的遺産份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繼承法>若幹問題的意見》裏也規定:“遺囑人未保留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繼承人的遺産份額,遺産處理時,應當爲該繼承人留下必要的遺産,所剩余的部分,才可參照遺囑確定的分配原則處理。”上述條文屬于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公民在立遺囑時必須執行。
“托老”需要進行明確約定
    案例:73歲的劉大爺日前將其所住的養老院起訴到法院,原因是養老院對其進行了嚴重的人身損害。原來,劉大爺喜好喝酒,經常是酒後言行失常。今年3月的一天,出外酗酒歸來的劉大爺追打服務人員並辱罵其他老人,養老院于是將他強行綁在床上睡覺,結果導致劉大爺雙手腕及背部軟組織挫傷。法官認爲,雖然劉大爺外出酗酒,但養老院應當采取妥善的方式以避免劉大爺發生意外,不應該用粗暴的捆綁方式限制劉大爺,從而造成其受傷的後果,因此判決養老院承擔全部責任。
    律師分析:雖然現行法律並沒有要求老人或家屬與養老院必須簽訂明確的“托老”合同,但爲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老年人或家屬必須要與養老院簽訂正式的書面合同,對養老院應履行何種程度的看護義務要有明確約定,不能只達成口頭協議。這樣,老年人在出了意外或者受到傷害,雙方就有明確的責任了。
交通肇事損害賠償
    案例:張老太退休在家,某日在過馬路的時候遭遇交通事故,肇事者繳納住院押金後,就不管不問了,張老太該如何確定肇事者的賠償責任?
    律師分析:交通事故的基本處理程序一般爲,交警部門根據事故發生的原因,確定交通事故發生的責任,下達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責任認定書一般爲法院確定肇事方民事賠償責任的主要依據。確定交通事故責任後,交警部門會依據雙方意願就民事賠償進行調解,不願調解或調解不成的,受害方就需要向法院提起民事賠償訴訟以維護合法權益。如果受害方家庭困難,暫無力支付後續治療費,可持有關部門證明要求保險公司先行墊付醫療費;其次,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是確定民事賠償責任的主要依據,應積極提出肇事方過錯的證據和意見。律師提醒,由于交通事故賠償和工傷賠償程序的專業性,受害方如無法單獨處理,可請專業律師全程給予代爲辦理,最大化維護合法權益。
老年人消費維權糾紛
    案例:王大爺的房屋外牆漏水,想找一家維修公司維修。在看到某維修公司在青島一知名報紙上打著“沒有堵不住的防水,沒有做不了滲漏”的廣告後,王大爺遂請該維修公司維修。經過一番維修,維修公司說以後不會再漏水了,並在給王大爺的付款收據上寫上保修期一年。但一年後,王大爺的房屋又開始漏水,王大爺找維修公司理論,維修公司稱,一年的保修期已過,維修公司對房屋漏水不再承擔責任。無奈,王大爺起訴到法院。法院認爲,維修公司在廣告宣傳時,打著“沒有堵不住的防水,沒有做不了滲漏”的廣告,實際上並沒有能力實現廣告上的防水堵漏效果,是虛假宣傳,應當承擔責任。判決由維修公司重新對房屋進行防水維修,並在五年內免費維修。
    律師分析:本案中,認定維修公司存在欺詐行爲的關鍵是當年在報紙上刊登的廣告和維修公司的宣傳材料。所以在進行維權時,關鍵是保存好這些宣傳材料,在今後可能發生的糾紛中,作爲證據使用。
房屋糾紛
    案例:某買房人看中了張大爺的房屋,想購買下來。買房人找到張大爺,提出23萬元的價格購買房屋,張大爺同意,並與買房人簽訂了房屋買賣合同。合同約定購房定金爲1萬元,買方違約無權收回定金,賣方違約應當雙倍返還定金。合同還約定,雙方應予合同簽訂之日起30日內到房産交易中心辦理過戶手續。合同簽訂當日,買房人向張大爺支付了買房款。後來,張大爺認識到房屋賣得便宜了,想反悔,要求雙倍返還定金以代替交付房屋。買房人不同意,要求辦理房屋過戶。雙方協商不成,買房人起訴到法院。法院認爲雙方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是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規定,具有法律約束力。合同中未約定合同的解除條件,張大爺也不存在解除合同的法定理由,其應當繼續履行合同義務,將房屋過戶給買房人。
    律師分析:房屋是個人或家庭的重要財産,在作出處分決定前,一定要慎重。爲增加回旋余地,不妨在合同中增加解除條款,如在過戶前賣方有權解除合同。簽訂房屋買賣合同前,最好請法律專業人士進行審核把關。如果房屋的價值把握不准的,可以先委托評估公司進行價值評估,在處分決定前做好准備。

上一篇:私家偵探調查機構能滿足社會需求

下一篇:未婚同居與離婚時的財産分割有何不同